您的位置:首页 >自身建设>详细内容

自身建设

青山作证

来源: 发布时间:2019-07-23 浏览次数: 【字体:

青山作证


/邱斌


退休在家,在整理个人资料时,一张旧照片从书里滑落。四个风华正茂的小伙子,海魂衫外面套着洗得发白又浸着机油斑点的工作服,稚气,又充满朝气,望着照片里的我才突然发现自己当年是那么帅气。岁月如梭,往事像春蚕吐丝一缕缕的在脑海里萦绕。渐渐地它变成了一种旋律在心底慢慢奏响,由远而近越来越清晰,它似春雷叩醒大地深沉而激越,当年一幅幅如火如荼的场面在记忆里涌动、浮现、定格、放大……

1966年初我11岁。随着火车一声长鸣,我们跟着父母从北方的一座大城市踏上前往大西南“支援三线建设”的专列。车上满满的人,有工人、教师、医生、工程技术员等各类人才及专家,他们都很年轻,行李也非常简单。但个个精神饱满,脸上绽放着自豪,随着车轮有节奏的运转,他们哼起了自编的小曲至今我还依稀地记着:“背起离乡的行囊,肩负祖国的重托,我们从四面八方奔向诞生中国汽的地方……”

几个昼夜的颠,我们终于来到了四川大足县一个靠山的小集镇——双路铺。我们一家6口被安置在一个居民家,住房阴暗潮湿。夜里姐姐经常被窜来窜去的耗子吓醒,虱子在我衣服夹缝里下了很多卵,身上奇痒难忍,身上挠出了满身泡。但更多的人是住在山脚下施工现场的席棚和附近的老乡家里,有的连猪圈都搭上了铺位。当时我读五年级在小集镇一所旧庙改建的小学就读,教室里的课桌凳摇摇晃晃,吱吱作响,屋顶的小青瓦被风一吹,灰尘就落满书本,老师不会说普通话,经常把“鞋子”和“孩子”的读音说反。很多同学一年四季都赤着脚,到了冬天他们背着草编的书包,嘴里往手上吹着热气,赤脚蜷缩着走进教室。我曾问过我的同桌为什么不买双鞋?他回答说:“我老汉给人挑水,一天才挣几毛钱,买不起,买不起”。我送了一双半新旧的解放鞋给他,但我只见他穿了一次。后来他告诉我要留给他妹妹穿,妹妹是姑娘家。唉!那时的贫穷处处可见,但却很少听到有人抱怨。国不富强,但人人都在为国争气,人人都在为国争光!不是吗?祖国的一声号召,来自北京、上海、南京、长春、济南的建设者从四面八方来到偏远的山乡。“让毛主席睡好觉,好人好马到三线”。明知是艰苦的地方,没人退缩;明知青春短暂,却衷肠无梅!青山作证,就在这贫瘠的土地上孕育了新中国第一辆军用越野型汽车的诞生。要说1956年中国一汽解放牌汽车下线实现了中国汽车工业零的突破,那么时隔10年我国第一辆军用型越野车CQ260在这里试制成功,结束了中国不能制造型汽车的历史。

50多年过去了,我从一个花季少年到花甲之年。记得父亲临终时我曾问他是否把他送回老家,他非常平静地说:“不用了,青山处处埋忠骨,何须马革裹尸还。”父母曾经都是军人,按照他们嘱咐,我把他们的骨灰埋在公墓最高处,也许是军人喜欢制高点,好守望这里一草一木的变化。实际上当年和我父母一起来的前辈们,很多都没有魂归故里,只有他们刻在碑上的名字与青山永存!我终于明白“车魂”这部小说“魂”字的意义所在:“舍家为国,无私奉献!”

回顾他们所走过的足迹,是用辉煌的成就铸就了历史,回报了祖国,当第一声炮响惊醒了沉寂的山乡,这里就再也没停止过奋斗与拼搏;当第一声车笛划破长空,这里就再也没放弃过红岩车驰骋中外的梦想;当第一座厂房矗立在青山的怀抱里,“毛主席万岁”几个大字就写在厂房的正墙上,历经风雨沧桑,至今仍然清晰醒目,谁也抹不去,因为他已嵌在人们的心里,成了铭刻历史的印记!

然而,在我们前辈所走过的足迹里,有谁能想象出这里曾发生过多少可歌可泣的故事,谁能想到第一个CQ260军车驾驶室是工人们用手工敲出来的,曾被外国人耻笑;又有谁知道在70年代我们自己生产的军用型车参加过大西北野外核爆炸实验,虽然满目创伤,但我们的车回来了,是从被摧毁瘫痪的国外进口车旁擦身而过回来的。全厂沸腾了,消息传到北京,周恩来总理会心地微笑说“大足厂一定要快上。”

1984年国庆我们生产的CQ261牵引地对空导弹通过天安门广场接受党和人民的检阅。也就在这一年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,市场的需求,红岩型汽车又进人“军品转民品”的转型时期。走出国门,放眼世界,红岩重汽人再一次激情燃烧浴火重生。第一代人退体了,第二代甚至第三代人又上来了。从沧凉的荒丘到繁华似锦的街区,从刀耕火种农耕时代到汽车工业基地的崛起,半个世纪的风雨兼程,改革开放的浪潮一次次的洗礼。他们成功研制出红岩汽12大系列,400多个品牌,他们研制的品牌曾成功地穿越沙漠“死亡之海”;他们在与进口车性能对比试验中,击败了日本“丸宏”卡,驰名中外已梦想成真!

虽然我们现在已告别“先治坡,后治窝”“先生产,后生活”的时代,改革开放四十年这里也再也找不到当年贫穷的痕迹,但当年老一辈建设者献了青春献子孙,宁愿倒在机床旁,不愿躺在病床上的忘我奉献精神和为国争光的豪迈气节值得永存,感召后人!

现在我才真正理解到他们能在异地他乡坚守50多年,无怨无悔,是因为他们闻惯了这里的车漆味、机油味,习惯了机床的轰鸣、喇叭的声震,他们身上流淌的是汽车的骨血!他们的根已深深地植在这片火热而深情的土地……


【打印正文】

相关信息